河北区

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

  小二权力太大  今年格外的与众不同,自从大点的活动改为人工审核,就变成了内定,这点大家都心知肚明,这几年一路跟着马云走过天猫,天猫的大环境变了,小二权力太大,想让谁上活动就让谁,要是没有路子,抢购是绝对过不去的,上来上去就那几家再做,那些高管就真的看不见吗?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没了广告费,没了运营和推广的人员工资,没有竞价排名的广告和活动,专注把产品做好,把服务做好,把售后做好,那将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呢?  除了马先生的规则,说来说去的问题还有资源不公的问题,同一个平台,大家都缴费了,为什么一些关系好的天猫店铺就能享受大量优质的资源呢,凭什么线上也开始搞人际关系了,所以最重要的问题是要监管,不能让权力部门太任性了,让整个平台资源都公平公正一点儿,给所有在平台上经营的商家一个平等的机会!  这难道不是马先生应该长期构建的良性生态圈吗?  去年天猫男装店有12000多家,今年只剩9000多家,那几千家都玩不动了,那只是男装类目,其他类目更是数不胜数,好多已经倾家荡产,甚至家破人亡,我是万千亏损商家的其中一个,我用我的方式为正在挣扎在天猫坑里的他们代言。如果是大的,会在什么领域出来?  合伙人A:就我们观察到还是有很多品类都没有被很好的服务,之前之所以没有出现这样的平台最有可能的原因是因为某一些基础设施还是没有成熟,Mobike就是一个例子。曾任用友HR事业部总经理、金蝶首席人力资源顾问、用友集团首席专家等职务。  三年来我几乎都没敢生过病。不同的年龄阶层对此的评论差异很大,但不可否认这个H5基于洞察、多种年轻化元素的呈现,是一个现象级的大作。

image
image
金山区

如果是大的,会在什么领域出来?  合伙人A:就我们观察到还是有很多品类都没有被很好的服务,之前之所以没有出现这样的平台最有可能的原因是因为某一些基础设施还是没有成熟,Mobike就是一个例子。曾任用友HR事业部总经理、金蝶首席人力资源顾问、用友集团首席专家等职务。  三年来我几乎都没敢生过病。不同的年龄阶层对此的评论差异很大,但不可否认这个H5基于洞察、多种年轻化元素的呈现,是一个现象级的大作。  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五百年不过一卷雄文。